• <blockquote id="86yu3"><u id="86yu3"></u></blockquote>
    <mark id="86yu3"></mark>
    <mark id="86yu3"><button id="86yu3"></button></mark>

    基督徒,當你靈性軟弱了怎么辦?

    基督徒,當你靈性軟弱了怎么辦?

    基督教的信仰似乎很簡單,只要“口里承認心里相信”就行。但即便我們內心相信這樣一位神的兒子,為我們降世為人,受死被釘十字架,口里也承認他所行過的神跡奇事,但我們在走信仰道路時仍然說垮就垮、靈性生命說軟弱就軟弱了。

    畢世大的池子邊躺著一位癱瘓了三十八年的病人,三十八年的時光并不短,可以說最美好的青春時光都因這個病被虛耗了。因為是癱子所以他不能像普通人一樣站立、行走,就算是癱在離池子很近的地方,也完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天使來攪動池水,看著別的人蜂擁上前下到池子里去得醫治。

    很多時候我們的信仰生病就如同這個癱子,雖然我們的身體是康健的,但靈命卻癱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軟弱讓我們變得無力,甚至會對周遭的人和環境產生反感和憎恨。

    靈性軟弱了怎么辦?如何突破現有的困境,迎來屬靈的復興?

    以色列百姓在出曠野后面臨的第一個挑戰便是要去攻占耶利哥城。從外表看上去非常難——當時的耶利哥城有著“堅不可摧”的傳說,它的城墻高且厚,守軍的人也高大壯健,是非常強大的堡壘。

    而剛剛走出曠野的以色列百姓雖然多,但在經歷了曠野40年的道路后,數百萬的民眾并不能跟耶利哥城強壯的士兵相抗衡,說的不好聽點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完全沒有技術能力和戰斗能力去跟對方戰爭。

    但他們是怎么去得勝的耶利哥城?他們聽從耶和華的話,繞城七天,在第七天的時候吹響號角,然后城墻就倒塌了。

    并不是他們自己去得勝的耶利哥城,也不是以色列百姓百萬大眾一起去推倒了城墻。他們做的只是抬著約柜繞城走,等走滿神所吩咐的七天后,城墻就倒塌了。

    通過耶利哥城的倒塌需要思考,我們的信仰里是不是也有像耶利哥城這樣頑固的罪性?這個罪性駐扎在我們的心里,成為靈里的一根刺、一道坎,或者是一個不好的習慣——它給我們自己還有周邊的人都帶來不便與傷害,但我們卻很難得勝。

    亦或者我們意識到自己信仰的生命里有如同耶利哥城一樣存在的罪性,它阻礙著我們信仰的成長,使我們不斷陷入到軟弱和低谷之中。似乎看上去我們也做著信仰的基準,也努力尋求神的話語,但一到那個點上、或者發生什么事情引發這個點時,信仰步伐就變得很難。

    以色列百姓面對耶利哥城時也有懼怕和軟弱,他們知道憑他們自己的力量并不能拿下這座堅固不倒的城,但他們并不是靠著自己去得勝,乃是靠著神。

    我們如何得勝罪?得勝軟弱?不是靠自己,也不是靠外在的環境或其他人,乃是要靠著神的話語。太多時候我們想要靠自己去爭戰得勝,想要證明即便不靠神我也能行。但最終的結果是我們若靠自己總會陷入到反復之中,罪和軟弱不斷攪擾,讓我們煩不勝煩。

    有時候我們很急,希望禱告了神馬上就垂聽,做了什么事情就能馬上看到結果。以色列百姓去攻占耶利哥城時前面六天都是在繞城,第七天才來到城墻的倒塌。需要有量的累積,才會有質的改變。如果沒有前面六天的繞城,也不會發生第七天城墻倒塌的事件。所以我們在去和罪爭戰時也是如此,要堅持不懈地去尋求神、禱告,有了量的累積后,最終會來到改變,并且這個改變是非常巨大的。

    但這個改變在什么時候?沒有人知道,只有神知道。當我們常常親近神的話語時,什么時候發生了改變可能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但神是知道的。就像迦拿的婚宴,耶穌使水變成酒,仆人們不斷地去往缸里面灌水,水是什么時候變成的酒仆人也不知道,但耶穌知道,所以當量累積滿了,最后就來到質的改變。

    以色列百姓第七日依然繞城,然后耶和華神讓他們呼喊,他們就呼喊,最后城墻倒塌了。

    耶利哥城從表面上看是非常高大的,但城里面的人卻非常的淫亂,過著完全不屬于神的生活。罪性也是這樣的,有時候被其它東西包裹著,讓我們覺得這應該也不是罪,沒有那么嚴重,不會造成什么大問題,但罪是會蔓延的,它就像病毒一樣,當我們以為它是個很小的問題所以放任不管時,最終它會蔓延散開,讓我們落入深淵。

    要常常查看自己,我們里面有沒有需要去清除的地方,哪怕只是非常小的一點也不能放過。如果我們不靠著神去得勝和清除罪性,就會像以色列百姓走曠野的道路一樣,在這個點上不停的繞??赡苓@個時間段避開了,但不久后還是會遇到同樣的問題。

    軟弱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陷在罪與低谷之中無法脫身。因此,當以神的話語為磐石,作為我們乘風破浪的利器,幫助我們斬斷一切的枷鎖,使我們重新得力,得著自由。

     
    老跑狗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