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86yu3"><u id="86yu3"></u></blockquote>
    <mark id="86yu3"></mark>
    <mark id="86yu3"><button id="86yu3"></button></mark>

    作為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反對以色列的這一計劃 Annexation

    作為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反對以色列的這一計劃 Annexation


    昨天,這段時間最令我擔心的一件事情,幸好最終沒有發生,這件事就是以色列的單邊擴張計劃,也就是所謂的吞并計劃(Annexation Plan),內塔尼亞胡早前計劃于7月1日宣布對約旦河西岸30%的土地行使主權。

    顯然以色列政府推遲或暫停了這一計劃,我認為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來自阿拉伯人及國際社會及猶太人包括許多以色列人的強烈反對,二是這一行動所導致的危險后果可能會是以色列不堪承受之重,三是當前以色列的新一波疫情達到最高點(昨日新增確診數上千破紀錄,總確診人數達到26000多人)。

    從一開始我就對此計劃表示懷疑和反對,因為它實在沒有必要,而且可行性極低,而且給以色列帶來的傷害將遠超過其所帶來的所謂利益。以下我將詳述我的五大理由:

    一、缺乏可行性,且導致和談無望。這次單邊擴張計劃源于特朗普政府推出的所謂“中東世紀交易”,關于世紀交易,我們會另文專述,而該“世紀交易”缺乏交易對象,阿巴斯領導的法塔赫政府從一開始就強烈反對,今天更是與十幾年老死不相往來的“敵人”哈馬斯握手言和聯合反以,這個“世紀交易”最終很可能淪為一摞廢紙。內塔尼亞胡主張的約旦河西岸擴張計劃顯然不可能得到阿拉伯人的妥協,這樣做的后果就是后面的和談變得幾乎沒有希望,阿拉伯人有著拒絕談判的傳統,如果不談判,難道武力能帶來永遠的和平嗎?當然是不可能的。


    二、這個計劃帶來的反對和批評聲音將是空前絕后的。這只會讓以色列在國際社會變得孤立,就連傳統盟友英國及其在以色列學習生活過的約翰遜首相都明確表示反對,明確支持以色列這一行動的其他國家除了美國之外幾乎沒有。以色列作為深處敵對環境的小國,生存空間比任何國家都受到更多擠壓,多數時候還得在大國之間縱橫捭闔,失去絕大部分國際社會的支持顯然不是明智之舉。更何況恰逢當前以色列與部分穆斯林大國建立關系的大好時機,與這些穆斯林國家建交的機會幾乎是失不再來的。此舉還會得罪一些以色列支持者,一些本來對以色列有好感的朋友因此可能對以色列產生負面看法,雖然并非大多數以色列人都支持這一計劃。

    三、該計劃將給以色列國民帶來極大的安全威脅。此舉將再次激怒巴勒斯坦人和穆斯林世界,帶來的威脅可能不亞于當年沙龍訪問阿克薩清真寺所帶來的大暴亂,雖然以色列的反恐防暴能力比當年大有提升,但是仍然無法保證不出現大規模的各類襲擊事件。一些以色列人常抱怨對和平已經失去希望,因為不管以色列此前一再讓步,巴勒斯坦人都不接受,并一再違反1993年阿拉法特與拉賓在挪威簽署的《奧斯陸》和平協議,以色列的右翼人士正因此對與巴勒斯坦達成和平協議失去希望而采取此類單邊行動。但另一方面也會讓許多巴勒斯坦人變得失去希望,這些失去希望的巴勒斯坦人將可能會不惜一切代價對以色列采取各種襲擊報復,大量以色列平民可能會因此喪生。哪怕沒有大量平民傷亡,如果長期缺乏和平的發展環境,經濟和社會的正常發展也將變得困難重重,最終傷害的還是這片土地上的所有老百姓。


    四、此計劃將帶來嚴重的人道主義問題。按此計劃,西岸的許多巴勒斯坦人都將成為以色列領土上的居民,以色列政府沒有理由也不會趕這些人走,內塔尼亞胡之前宣稱不會給予西岸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公民身份,這樣不具備以色列公民身份的巴勒斯坦人勢必無法融入以色列社會,這將不可避免地導致一種實質性的“種族隔離”現象,要知道種族隔離是國際社會強烈反對的重要對象,不少反以色列組織常常拿南非曾經的種族隔離政策與以色列的對巴政策相提并論,這個批評到目前為止是站不住腳的,也沒有真正了解以色列且公正的人會同意這一說法,但這一計劃將可能給這些批評者提供實實在在的證據支持。

    五、此舉實在沒有必要,名不正言不順。目前西岸居住有近三百萬阿拉伯人和四十萬猶太人,此計劃要宣布主權的土地主要為猶太人居住的區域(約占西岸總面積的30%),在古時被稱為撒瑪利亞和猶太地(沙漠),猶太定居者在原本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建設起一個個小城鎮和村莊,當然也包括一些阿拉伯人曾居住的地方,用“吞并Annexation”這個詞為名義實際上是低級自黑,在一片自己祖先長期生活過的土地上開荒生活,無論如何也談不上吞并,實在是名不正言不順。以色列政府本可以有機會幫助定居者與周圍的阿拉伯鄰居建立和平共處的關系,但由于雙方政府和政客的挑釁和不當作為引起兩邊鄰居關系緊張,也時常發生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潛入普通居民家中進行謀殺的事件。定居點已存在了幾十年,而且總體而言是相對和平安全的,誰的領土已經不那么重要,為何要如此高調宣示主權刺激眾人的神經呢?

    以色列政府這一西岸擴張計劃帶來的弊將遠大于利,我真心希望以色列政府最終迫于壓力放棄這一計劃,通過更加溫和加強悍的雙軌計劃穩步推動巴以和平,這將有益于以色列,也有益于中東所有國家乃至全世界。

     

    上文作者為以色列計劃創始人彭湘墨,下面是以色列前總理奧爾默特的撰文,由以色列計劃志愿者劉竺婷翻譯,特此鳴謝。本文詳細講述了該擴張計劃的弊端和背景以及原因與后果,文章觀點很精彩也很長,請收藏后再閱讀。

    控制西岸將付出沉重代價

    文/ 以色列前總理奧爾默特

    六日戰爭爆發后,民眾普遍認為約旦河谷對以色列國的安全具有重大戰略意義??刂萍s旦河谷使其成為以色列主權領土的一部分是彼時以色列人的共識,即使是那些對此猶豫不決的人心里也清楚,無論是哪一種政治安排都包括在約旦河谷部署以色列軍隊。

    這種想法是建立在以色列公眾的集體經驗上的。當時,約旦河與1967年邊界的距離之短,讓很多以色列人震驚不已。許多人記得,在1956年西奈戰役之前的日子里,我們不止一次遭受所謂的武裝滲透者對以色列領土的騷擾,這對以色列平民造成了巨大傷亡。

    六日戰爭爆發前幾天,約旦的阿拉伯軍團在約旦河附近和西岸對其裝甲部隊和炮兵部隊進行了密集訓練,引發了以色列民眾的極大恐懼。六日戰爭最后以以色列的決定性勝利而告終,在此期間,我們占領了整個約旦河西岸。此后,相當一部分政黨、評論家、軍事領導人和戰略家都在以色列需要控制約旦河谷這個問題上不謀而合。

    但這種共識是53年前形成的。任何還活在好像是1967年那樣的恐懼氛圍中的人,顯然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現在是2020年,我們今天所處的地緣政治、軍國主義、技術和政治現實都與1967年大不相同。

    當時的約旦河谷對于以色列來說是一個戰略要地。1967年,約旦的哈希姆王國擁有一支強大的軍隊。雖然沒有強大到足以打敗以色列,但卻是一支真正的軍隊,約旦擁有一支裝甲師部隊、戰斗機部隊以及在英國委任統治期間由英國軍隊訓練的地面部隊。約旦的東邊就是伊拉克,后者的軍事實力遠遠強于約旦。伊拉克的軍隊裝備良好,在它的幫助下,約旦可以輕易對以色列的東部構成有形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把約旦河谷定位為以色列的顯著性戰略要地不無道理,對約旦河谷的控制將使得以色列在其東部戰線受到協調攻擊時占據相對優勢。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這樣了,以色列不再感到其東部邊界受到威脅。約旦不再是敵國,而是在一些具有最重要戰略意義的問題上與以色列合作的盟友。伊拉克軍隊在約旦東部邊境不再對以色列的安全構成威脅。此外,以色列與伊拉克的關系與過去大不相同,當時伊拉克由薩達姆·侯賽因這樣的富有侵略性、推崇暴力和野心勃勃的獨裁者所統治。今天,伊拉克孱弱的軍隊已經無法對以色列的未來構成任何威脅,甚至無法與其他區域力量進行合作。

    換句話說,如果時至今日還有人宣稱約旦河谷對以色列的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話,這樣的人要么是脫離現實、仿佛現在還是1967年,要么就是在試圖向我們推銷一個關于虛構的危險和毫無用處的安全需求的虛假敘事,而這些都是沒有現實依據的。

    在我2008年擔任總理時,我領導了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談判,希望達成一個政治上的和平解決方案。當時,我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家能建立在涵蓋西岸大部分區域的土地之上。然而,我仍然會擔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就是外國軍隊(伊朗軍隊或敘利亞軍隊)會試圖越過約旦河進駐西岸。這種軍事入侵的可能性顯然不容忽視,但事實上發生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極低。

    我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就這個問題舉行了會談,在阿里爾·沙龍和我擔任總理期間,阿卜杜拉二世一直是以色列真正的朋友。約旦國王也希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能夠達成一項安排并建立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家。我們雙方都清楚,如果以色列在協議中堅持占領約旦河谷或是在該地區保持主要軍事存在的話,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愿望都無法實現。

    我問阿卜杜拉,他是否會考慮讓北約部隊駐扎在約旦境內,即沿著未來巴勒斯坦國的東部邊界駐軍。我解釋說,這些部隊的存在是必要的,以便在今后的任何情況下,防止巴勒斯坦人從約旦自由進入西岸,或是從西岸自由進入約旦。此外,如果另一個國家的軍隊試圖滲透到約旦并從那里向以色列發動攻擊的話,國際駐軍的存在也可以構成威懾。

    阿卜杜拉對此表示贊同:他認為這樣的安排是合理可行的。我把這個想法以及國王的回應和時任美國國務卿賴斯分享,她決定親自研究這個提議,賴斯與國王會面后對此也有類似的感覺。顯然,這種諒解有利于解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政治安排的最敏感問題之一。

    與約旦國王之間達成的諒解日漸成熟,我也開始責成時任國防部長埃胡德·巴拉克和以色列國防軍計劃司司長伊多·內霍什坦少將制定一份安全計劃書,作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政治安排的一部分。巴拉克向布什總統提交了這份涵蓋八大條款的計劃書,布什對此表示同意,這一安排后來也被奧巴馬總統接受。

    我想在此強調與我們目前局勢有關的一點。國防部長巴拉克當時對布什總統解釋的是,即使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達成和平協議并對約旦河沿線做出雙方都滿意的軍事安排,以色列仍然會對將來可能面臨的軍事危機做好應對準備。如果某天外國軍隊跨國約旦河進攻以色列的話,我們仍然有權派遣部隊前往該地區進行自衛。

    安全計劃書中的一條明確論述了這一可能性,一旦外國軍隊越過約旦河,以色列有權向約旦方向派遣軍隊,從而在該軍隊成功抵達西岸之前對其進行打擊。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的軍事行為將被視為自衛行為,它既不是對巴勒斯坦的入侵和占領,也不應被視為違反國際法。這一原則和共識為當時美國和以色列政府所接受,也包括后來的奧巴馬政府。

    呼吁和平的以色列抗議示威者


    然后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來到現場,正如他在處理許多其他問題上一樣,內塔尼亞胡無視不斷變化的情況、以色列強大軍事和技術力量及其在邊境掃描每一寸土地的能力,或忽略以色列這類政治安排的后果。以色列知道如何警告那些遠離以色列但企圖到達和摧毀以色列家園的敵人所采取的具有威脅性的軍事行動。

    內塔尼亞胡很清楚,約旦河谷目前以色列不構成任何緊迫的安全需要,以至于采取單方面擴張行動。正如內塔尼亞胡多次公開說過的,以色列有能力攻擊伊朗,伊朗是一個嚴肅的地區大國,擁有先進的防空防御能力,擁有數百枚導彈,能夠到達以色列的任何戰略要地,誰也不能認真地聲稱,以色列最緊迫的安全問題可以通過單方面控制約旦河谷來解決。

    顯然,單方面擴張行動與安全、戰略或任何對以色列的真正威脅沒有任何關系。這是一種虛假的恐慌文化的一部分,這種文化努力在以色列公眾中產生一種意識,即我們始終處于生存危險之中,謝天謝地,我們的領導人認識到這種危險,知道如何提供勇敢大膽、復國主義和適當的反應。

    然而,以色列并非在這個舞臺上自己跳獨舞。單方面控制約旦河谷,不是按照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世紀交易"時間表,而在協議框架之外,對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的定居點行使以色列的主權,正是不必要的挑釁,尤其是當下。首先是美國,也是特朗普的挑釁。有些人在問,為什么不利用美國這個對以色列深有同情的總統而采取這種行動呢?我們為什么要等呢?

    也許,有些人可能會爭辯說,我們應該等待,因為特朗普的支持率正落后民主黨候選人拜登15個百分點,操之過急表明內塔尼亞胡不相信特朗普會當選連任。如果我們認為特朗普將再次當選,為什么不按照內塔尼亞胡的方法,等待特朗普在不到六個月后的大選中再次當選,在美國的合作下,再控制這一地區呢?如果特朗普沒有再次當選呢?以色列真的想激怒已經表示反對單方面擴張行動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嗎?這能否讓7月份單方面行動給以色列帶來的嚴重傷害與其帶來的預期利益(我認為是無法預期的)是相稱的?

    如果導致巴勒斯坦恐怖活動增加呢?如果約旦人決定重新考慮他們與以色列簽署的和平條約呢?如果歐洲國家真正采取可能對以色列非常有害的措施呢?如果其他國家——溫和的阿拉伯國家——加上俄羅斯、中國以及南美和亞洲的其他國家加入這一激烈的反以色列浪潮,而我們最終沒有美國新總統的支持來支持我們,那又會怎么樣呢?

    這一切只是為了推遲他個人的審判,安排了一個不必要的議事日程,以平息由于政府未能有效處理新冠病毒危機而導致數十萬以色列人失業所引起的日益強烈的反對情緒,或許還要為自己獲得更多的貨幣福利和免稅?

    內塔尼亞胡不負責任地毫無顧慮地向前裸奔,他需要被阻止, 越快越好。

    本文作者是以色列第12任總理,發表于《耶路撒冷郵報》,本文并不代表以色列計劃的立場,也不表示我們認同其所有上述觀點。


    歡迎在下方評論留言說說你的觀點。以色列計劃所有文章歡迎無償轉載,只需注明出處。


    28天帶你開口說出希伯來語


    以色列計劃和擁有6年開課經驗的希伯來沙龍特地請到了會說中文的以色列老師,開設了適合希伯來語零基礎學員的學習班級。

    課程安排將采取1+1+2的形式(基礎+語法+實用對話),打破傳統的授課規劃,帶你入門希伯來語的同時,能夠收獲由以色列老師教授的最地道的交流對話。


    詳情點擊:希伯來語在家學丨28天讓你開始基本交流

    以色列疫情簡訊

    截至當地時間7月2日中午,以色列 現感染人數為8,647人 ,治愈病例17,481,累積感染人數26,452人,死亡人數324人。



    投稿:tg@israelplan.org

     聯系:info@israelplan.org

    轉載:請在相應文章下方留言公眾號名稱


    人物

    卡爾·馬克思丨約瑟夫·普利策丨果爾達·梅厄

    馮·卡門丨斯蒂芬·茨威格丨約瑟夫·阿格農

    保羅·朱利葉斯·路透丨路德維希?維根斯坦


     
    老跑狗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