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86yu3"><u id="86yu3"></u></blockquote>
    <mark id="86yu3"></mark>
    <mark id="86yu3"><button id="86yu3"></button></mark>

    當「定居點的超正統派拉比」遇上「法國的改革派女拉比」

    當「定居點的超正統派拉比」遇上「法國的改革派女拉比」

    當“定居點的超正統派拉比”遇上“法國的改革派女拉比”,這句話光看著似乎都能讓人腦補出一場大戰。但事實卻并非如此,在吉爾·特洛伊,一位知名歷史學家所主持的對話的回顧之下,我們能看到這兩位擁有不同立場的拉比,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猶太同胞。


    美國猶太人舉著以色列國旗在紐約游行。如何才能架起以色列和大流散猶太人之間的橋梁?

    新冠肺炎之下,以色列的大流散圓桌會議仍在蓬勃發展。尤其是自2017年6月本杰明·內塔尼亞胡收回了他自己的“哭墻折中方案”以后,像末日審判一樣的情景不斷引發更多有趣的閑聊和溝通倡議,就像一個無盡的循環。


    哭墻折中方案:2016年1月,以色列政府曾批準正統派和非正統派猶太人之間達成的協議,擴大在哭墻南部的男女混合祈禱區域。但在超正統派的壓力下,政府在2017年6月撤回了這個計劃。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在周日《第一手來源報》(Makor Rishon)舉辦的首屆大流散國際會議上,我得到了一個深刻的啟示。像我這樣的專業人士認為,團結意味著要協商我們的各種差異。而在我主持的談話上,兩個宗教領袖則表示團結是一種精神上的選擇,需要謙卑并表達愛。這是一個飛躍:要么宣誓成為大家庭中的猶太人,要么不。


    《第一手來源報》的一位不屈不撓、富有洞察力的大流散事務記者茨維卡·克萊因(Zvika Klein)邀請我主持一場希伯來語談話,題目為“誰害怕說話?” ,會上的兩個小組成員似乎天生就會發生沖突。


    戴爾芬·奧維勒爾

    艾利澤·梅拉梅德


    一位是拉比艾利澤·梅拉梅德,戴著一頂黑色的大帽子,留著右翼正統派白色的長胡子,住在約旦河西岸撒瑪利亞的一個定居點。


    另一位是法國第三位女拉比戴爾芬·奧維勒爾。她是法國自由猶太運動的領導人。在接觸非猶太人,特別是穆斯林的時候,發表了許多關于女權主義、天然主義、謙遜文化和猶太主義的文章。


    他們應該互相憎恨,甚至不應該坐在一起??巳R因承認,在我們預錄節目的播出之前,他也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


    幸運的是我正好有過與這兩位偉大靈魂人物交流的經歷:那是去年9月,我們參加了創世慈善組織和大流散事務部共同舉辦的多元化國際會議,名為“我們的共同命運”。我在午餐會上遇到梅拉梅德,問他正做些什么。


    圣殿山上的梅拉梅德

    他謙虛地說,“我正在寫哈拉契克(猶太法律)的評論?!?nbsp;這就像邁蒙尼德在自我介紹時說“我是一名家庭醫生”,卻并未提及他的王室成員身份一樣。梅拉梅德是我們這一代的約瑟夫·卡羅,一位非凡的哈拉卡作者,他的系列作品《潘尼內·哈拉卡》(猶太法律之珠)簡明全面,是當今猶太人過宗教生活的通行指南。


    哈拉卡:猶太教口傳律法的統稱


    奧維勒爾同樣謙虛,而且成就斐然。她是一名舉國聞名的杰出知識分子,而且也是法國榮譽軍團的一員。


    對于那些渴望“定居點的超正統派拉比”大戰“改革派女拉比”的人來說,這不是他們的風格。的確,你可以排查我們每個人的公眾立場,找到我們說過的而你可能會討厭的東西,或者我們還沒但有可能說出來的。如果我們不偶爾采取有爭議的立場,我們就不能完成我們的工作,但如果我們不學著如何把分歧放在一邊,我們就不能服務于我們的良知。


    這就是談話的魔力所在。


    我問:“為什么這里的人會關心那里的人呢?”


    “我有一種家的感覺,”梅拉梅德說?!霸谀婢持?,我們遭受著共同的命運;在順境時,我們被一個共同的目標所動員,”他把這個目標定義為改善世界。


    他不愿意闡明哪些人不屬于一家人,而且和藹地、慷慨地說:“如果有人愿意坐在一起,那我們就坐吧。我并不是說這世上沒有壞人,但為什么要花這么多時間來確定誰和我們的目標不一致呢?”


    曾經是模特的奧維勒爾

    奧維勒爾建議說:“你應該以謙卑的態度來參與這些互動”,因為互動雙方都很有說服力。她引用詩人耶胡達·阿米亥的話來強調了破碎、表面裂痕下的一體。所以,她說我們完全可以充分利用我們的分歧,讓不和諧的音符產生動聽的旋律。


    奧維勒爾瞥了一眼我和梅拉梅德身后笨重的書架,說:“看看那些書,我們都在和猶太圖書館對話?!?她優雅地強調了我們的團結,同時也承認了我們的不同。對她來說,這一切都“生活在猶太時代”。


    所以她問:你從哪里來?你如何平衡我們共同的傳統和對未來的共同承諾?


    去年,所有關于抵制猶太同胞的言論讓梅拉梅德感到不安。他開始思考:“我們怎么能這樣對待別人?” 為了縮小彼此巨大的鴻溝,他決定克服自己喜歡待在家里學習的傾向,出去見見兄弟姐妹,認識他們,和他們互相學習。


    無論是對猶太人始終懷著的無比深厚的感情,還是他們的善良和慷慨,這兩位博學大師都讓我印象深刻。他們每個人都傳達出一種單純、真誠和神圣的感覺。


    我們的談話讓我們不覺得是坐在家里,而是到了西奈、示羅、錫安山;我們的對話是在2020年的現代,但對話的內容卻貫穿于永恒神圣的猶太民族偉大歷史中。我覺得自己能夠與這些思想家、探索者、精神巨人、朋友,進行這種永恒的、多維度的對話是多么幸福和幸運。


    翻譯丨Haim


    來源:《耶路撒冷郵報》



    28天帶你開口說出希伯來語


    以色列計劃和擁有6年開課經驗的希伯來沙龍特地請到了會說中文的以色列老師,開設了適合希伯來語零基礎學員的學習班級。

    課程安排將采取1+1+2的形式(基礎+語法+實用對話),打破傳統的授課規劃,帶你入門希伯來語的同時,能夠收獲由以色列老師教授的最地道的交流對話。


    詳情點擊:希伯來語在家學丨28天讓你開始基本交流


    以色列疫情簡訊

    截至當地時間6月30日中午,以色列 現感染人數為7,096人 ,治愈病例17,272,累積感染人數24,688人,死亡人數320人。



    投稿:tg@israelplan.org

     聯系:info@israelplan.org

    轉載:請在相應文章下方留言公眾號名稱


     
    老跑狗图